我不会英语,我是汉语写作的。书稿全部写作完成之后,我想办法翻译成为英语书稿。
I can't speak English. I write in Chinese. After all the manuscripts were written, I tried to translate them into English
首页
home page
《国际语言组织创立史》写作中......
《The founding history of International Language Organizations》Writing......

《国际语言组织创立史》片段,我是神类

2022年这个冬天我一直躺着,为了省钱,我租的很小的房子,没有暖气,屋里非常冷,我躺床上,盖着被,可以抵御寒冷。我两条腿受伤仍然疼痛,走路是能走的,但是,不能多走路,半个小时之内不会太疼痛,走多了会疼痛的厉害,躺着可以缓解疼痛。

如今的人类已经发展到很高的物质水平了,我这样的艰难生活是不应该发生的。更加不应该的是,我被严重的迫害。还有更加不应该发生的是,我创立国际语言组织推动人类语言进步推动世界历史进步,遭到严重破坏,这是人类历史进步遭到严重挫折损失。

如果说,人是神创造的,那么,我推动人类历史进步,这是神给我的使命。神创造出人类之后,最初是叫神类的,但是,人没有按照神的路线发展,异化了,所以后来不叫神类了,叫人类了。不是所有人都异化了,没有异化的人仍然是神类,是推动人类历史进步的力量。阻碍历史进步的是异化,是坏人,有的时候坏人罪大恶极,历史还会出现倒退,走向畜牲类。我相信,人类能够发展的高度文明的历史阶段的,这是神类的历史阶段,没有坏人,没有畜牲一样的人,没有罪恶。

我创立国际语言组织推动人类语言进步,推动世界历史进步,这是带领人类走出异化,推动人类回归神类。所以说,我是伟大的先驱,伟大的导师。我创立国际语言组织推动人类语言进步推动人类历史发展到高度文明阶段的想法传递给全世界,我相当于一个伟大的旗帜。我推动人类进步,这是正确的方向,我相当于伟大的舵手。我遭到坏人迫害,反击坏人破坏国际语言组织创立,我相当于伟大的统帅。我披荆斩棘,为人类发展开辟道路,我相当于伟大的领袖。

世界上有很多人和我一样,接受了神的使命,或者,用唯物主义的话说,这是为人类历史进步做贡献,坚守正义。

神啊,我头被辽宁坏人迫害的迷糊啊,身体被迫害受伤疼痛啊,写这一点字很费劲。这是坏人迫害了我,坏人畜牲破坏了人类发展。

中国的春节是中国的最大的节日,放假时间最长。春节应该是喜悦的高兴的幸福的,但是,我在痛苦之中度过春节。我感觉到了,辽宁坏人又在算计我。我忧虑,担忧,我要如何防止来自中国辽宁的危害。

造成我如此痛苦的坏人,欠我钱不还的坏人,他们购买了过年的食品物品。这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这是邪恶毁灭正义,恶人必有恶人磨,恶人必吃恶果。苍天饶过谁。

2022-2-23,晚上,我躺在床上,我看手机,缓解受伤的疼痛,我看到一个新闻,有人虐待流浪猫,用什么东西砸流浪猫。很多人跟帖谴责。我想到了我被坏人迫害,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被坏人破坏,我心里难受。我也跟帖了,我没有谴责那个虐待流浪猫的人,我说了我也被虐待。我是流浪的神,也可以说是逃命的神,为了防止辽宁坏人迫害我,我逃命天涯海角。我肩负着神的使命,所以我与神一样。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空,虐待猫,虐待神,虐待人。

有一个网名攀登者的人回复我,指责我,诬陷我骂中国。我的网名“国际语言组织创立中”,我粘贴在下面:

[cp]@国际语言组织创立中: 流浪猫被虐待有人管,我被虐待没有人管,我不如流浪猫有人权啊。辽宁警察把我右腿右手打残疾了,山东人骑电动车把我左腿撞残疾了,至今没有给我赔钱,凶手至今逍遥法外。要气死我了,造成我精神心理疾病,郁抑症焦虑症。国际语言组织的创立遭到如此严重破坏,中国在国际语言组织创立史上形象也完蛋了[/cp]

[cp]@攀登者200507: 只听到你骂中国,没看到你摆事实,怎么让人对你有好的看法?况且你动不动把个体遭遇(假如是真的))上升到群体概念戴帽子,全体辽宁人.山东人,中国都要背锅,你这样对吗?[/cp]

[cp]@国际语言组织创立中: 回复@攀登者200507:你是哪个省人?你认为辽宁警察打我是光荣的吗,你认为山东人骑电动车撞我是光荣的吗[/cp]

[cp]@攀登者200507: 我看你是恨国党,专门造谣,唯恐天下不乱[/cp]

[cp]@国际语言组织创立中: 回复@攀登者200507:请你回答,我用什么话骂中国了[/cp] 

[cp]@攀登者200507: 有病该去医院看,这样下病情发展严重也不好,看了网名我是同情你生病,也不想指责你了[/cp]

[cp]@国际语言组织创立中: 回复@攀登者200507:辽宁人(警察)打伤我,山东人骑电动车撞伤我,我受伤至今每时每刻疼痛,我每时每刻都在骂这些伤害我的人,什么话都骂。我没有止痛药,我骂这些伤害我的人就是止痛药了。我骂这些伤害我的坏人等于骂中国国家吗?常言道,针眼大的窟窿斗大的风。坏人每一次对我的迫害,我的损失会扩大十倍百倍[/cp]

这个攀登者诬陷我骂中国,诬陷我把个人遭遇上升群体概念,诬陷我给中国扣帽子。请问,这个攀登者是不是从做贼心虚的角度考虑的。如果中国感觉到了不光彩,不体面,那也不是我造成的,那是坏人造成的。我怎么给中国扣帽子的?我作为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推动人类历史进步,我是给全体地球人争光的,难道中国没有感觉到我给中国争光了吗?我遭到那么多危害,那么多人危害我,中国是光荣的吗?这个不光彩是我给中国造成的吗?是那些坏人造成的。为什么指责我?不敢指责那么坏人?这是有深刻历史原因的,是万恶旧社会的风俗文化社会素质意识的流毒。弱者善良的人受到谴责,强盗恶人受赞扬。分析一下“恶意讨薪”这个新词,弱者讨要工资也被说成恶意的了,善恶美丑标准何在?

这个攀登者说没看到我摆事实,那我说的山东人骑电动车撞我,辽宁警察打我。这个事实,这个攀登者为什么视而不见。

这个攀登者说别人对我没有好的看法。你带着邪恶的内心来看我,能有好看法吗?邪恶的内心是万恶旧中国的邪恶的丑陋的卑鄙无耻的风俗文化社会素质意识的流毒表现,这样的人,看人类历史进步,看我,都不会有好的看法。这样的人如何看我,我不在乎,我肩负的是宇宙神灵给我的使命,创立国际语言组织,推动人类语言进步,推动人类历史进步。我相信,会有很多中国人民看好我的。

我上面的话里没有说“全体辽宁人”“全体山东人”的词,这个攀登者是想让全体山东人,全体辽宁人,都来迫害我吗?如果这个攀登者的卑鄙无耻的企图得逞了,那还有一个好东西吗。我说山东人骑电动车撞我,小学生也能理解这是一个山东人骑电动车撞我,怎么能理解成为全体山东人。全体山东人都骑在一个电动车上,那一个人只能占几毫秒的地方,山东人有这么渺小吗?虽然这个山东人一个人骑电动车撞我,当时他后座带一个人,但是,他不赔偿,我到法院起诉后,这个山东人找了法院的人,法院让他少给我赔钱。这个山东人周围可能有很多人给他帮忙,或者出主意,而我,一个给我帮忙的人也没有。去年我到医院看这个山东人撞我受伤的腿,我再三的对大夫说,给我开点药吧,我说了好几遍,大夫才给我开了药,我去交钱,才知道十元零六角,给我开这么一小盒药,能治好吗。我不得不怀疑这个医院也与这个山东人有关系,不给我多开药,就是不让这个山东人多赔偿医药费。我现在躺在床上,被山东人撞伤的腿很疼痛。其实我挂号是另一个大夫,那个大夫看我说的疼痛情况,他感觉严重,他让我把他的号退了,给我签字,让我去窗口退了,他说让我重新挂一个姓杨的大夫的号,我以为这个姓杨的大夫比他水平高,但是,到窗口交钱时,这个姓杨的大夫的号比那个大夫的号便宜,这应该是姓杨的大夫水平不如那个大夫高。我有些遗憾了,为什么让我到杨大夫这屋看,退号,重新挂号,也费事啊。我到杨大夫屋里,杨大夫也没怎么看,我说好几遍给我点药,给我开个诊断书,他不给开。争吵了一会,我说去投诉他,他才给我开了一盒药,诊断书说什么也不给开。我交款时我才知道十元零六角。我从医院回来,一直在想,为什么这样,到现在不知道想了多少遍了,抑郁症焦虑症,恶心症。这个事没想完,其他的危害我的事又想,浮现我面前。难以形容精神心理上的难受感觉。虽然这个山东人骑电动车撞我,但是,当场他不去医院也不出钱,交通队民警现场查看开了事故单子,他负全责。山东人当场说,第二天他主动给我打电话,给我赔偿。可是第二天我到医院看,我给他打电话好几次,他不接,我发短信他也不回复。我到法院起诉,他找法院的人了。法院让他少赔偿我,法院判决书下来,我让他按照判决书支付赔偿款,他不支付,他说,让我撤诉,他才能给钱。我想,我的诉讼请求是让他赔偿,如果我撤诉了,他更加不会给我赔偿了。我找律师,律师说,二审都下来了,撤诉不了了,你别跟他说了,申请执行吧。我写了申请执行书,交给法院,法院受理后,过了几个月,通过法院执行,山东人才按照判决书给我赔偿了,仅仅一万多元人民币,这是已经是撞我之后的三年多时间了。这三年多时间里,我经过了很多痛苦损失,现在我身体撞伤的地方仍然疼痛的厉害。左腿膝盖由于髌骨和半月板损伤,弯曲疼痛,站立时间长,也疼痛加剧。

此时此刻,我想起来很多年以前,我在沈阳时,听一个人说,没一个好东西(没有一个好人)。我不熟悉这个人,不知道他为什么说,没一个好东西。我虽然不认同他说的“没一个好东西”,但是,我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我考虑,他遇到的坏人太多了,所以他这样说。深刻的考虑,这么多坏人,这是社会风俗素质意识存在问题。我想起了鲁迅,《狂人日记》:“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汉语简体字的众字,由三个人字组成,说明三个人就是众人了。我在辽宁遭到的迫害远远超过了三的数量,例如,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单位欠我工资不给我,我依照法律到劳动局申请劳动仲裁,至今近二十多年了,有关部门没有给我劳动仲裁书,没有处理结果,我的工资至今没有要回来。在这二十多年里,我浪费了无数的时间,承受了无数的忧虑,无数的精神痛苦,区劳动局,市劳动局,省劳动厅,政府其他部门,北京国家信访局,我跑遍了。这么多部门,问题不但没有解决,而且,我被殴打辱骂,多处受伤,,被殴打残疾,而且,我养老保险账号也被注销了。抑郁症焦虑症等等精神心理痛苦。

我是国营企业(后来改名国有企业)正式工人,1992年开始养老保险统筹改革的时候,我已经在国营企业工作十多年了,我现在只有一个92年发的职工养老保险手册,后来改成社保卡了,有关部门里面的坏人把我名字删除了,把我养老保险除名了,我没有社保卡。

    这不是国家法律的问题,法律是健全的,这是辽宁坏人故意整我。造成中国不光彩的是这些破坏政府职能破坏法律的坏人。我与国家一样都是被辽宁坏人危害的。我对于政府机构没有意见,对于中国国体政体没有意见,我对辽宁坏人有意见。

我作为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我在人类文明史,在世界历史上,我是伟大的先驱,伟大的导师,伟大的旗帜,伟大的舵手,伟大的统帅,伟大的领袖。我在人类历史前头披荆斩棘枪林弹雨血雨腥风,为人类进步开辟道路,我这是骂中国吗?这个攀登者凭什么说我骂中国,凭什么说我给中国扣帽子?中国的是非美丑善恶的标准是什么?

这个攀登者指责我上升到群体概念,我想问一下,这二十多年的时间有关部门没有给我劳动仲裁书,二十多年的时间不是众多的时间吗?所有的部门我全跑遍了,这不但是众多部门,而且这是全体部门。

为什么二十多年不给我劳动仲裁书,原因很简单,我有理,我单位没有理。其实,我单位是好单位,问题是单位那个经理整我,他还整了很多人,都是有业务能力的人被他整的。他得罪了主管局的一把手局长,局长说:我跟他签三年的,到期不跟他签了。那年代实行厂长经理聘用制,主管局签的聘任书。这个经理认识劳动局的人,假设我没有理,那劳动仲裁书很快就会给我的,裁决结果会是单位不用给我钱。事实上,我有理,如果给我劳动仲裁书,这是有法律效力的,我单位就会被强制给我开工资。这是不给我劳动仲裁书的真正原因。这个经理还认识法院的庭长,我去法院起诉,这个法庭一周只有一天是庭长接待日,受理案件,我去一百多次也没有见到庭长受理我起诉。有一天我又去法庭,一个小职员说,昨天庭长接待日,你不来,今天不受理。我说,昨天我来了,法庭的院子里,楼梯上,走廊里,全是人,我没有见到庭长。这个小职员说,那你下礼拜接待日来吧。我那时租的房距离法庭大约五十米,我西边的邻居是挨着法庭。有一天,我去法庭,我想找领导,一个好像是副庭长的人说,你是临时的,还是正式的。我说,正式的。他说,正式的找主管局解决,我认识你们局长,我给你们局长打电话,你去局里解决吧。第二天,我到局里,局长说,去法院告他,局里支持你。我从局里出来,到了法庭,见到昨天那个副庭长。我说,你和我们局长说了吗,刚才我到局里,局长说让我来法院。这个副庭长用手指一下西边的墙说,你到这屋,问一下庭长接不接这个案子。我转身到了庭长办公室,庭长说:“你这案子我们不接,你这样案子我们都接,那我们得接多少案子,我们还干不干工作了”。这个庭长厉声吆喝,我至今回想一百万遍了。多少忧愁忧虑,忧国忧民。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衙门口,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正义缺席了,还是迟到了,还是根本不来了,还是根本没有正义,什么正义这么昂贵,迟到至今好几十年,还不来。将来我们国际语言组织的大门也不会是容易开的。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我们不会让肮脏的脚踩脏了文明的门槛。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我们国际语言组织的热情,必须献给正义的人。

我没有说“中国背锅”这个词,这个攀登者别有用心指责我,中国背锅。难道辽宁警察打伤了我,我作为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被中国警察打伤,中国是光彩的吗?我遭到那么多的辱骂诬陷迫害,中国光彩吗?这是我造成的中国背锅吗?我作为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我相当于国际语言组织的父母,未来国际语言组织诞生后,我这孩子能不向中国要个说法吗?

二十多年,一个劳动仲裁书都不给我,各级政府部门一直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也没有给我劳动仲裁书,没把我的钱还给我。对于中国各级政府来说,这是光荣的吗。这是坏人给中国背锅的,这是坏人混进政府,贪赃枉法,破坏政府运行,破坏政府形象,给政府脸上摸黑,拉狗屎。

如果中国真的背锅了,那也不是我造成的,那是辽宁地方政府给中央政府中国人民造成的背锅。说白了,就是人坏。这么简单。一开始就是欠我工资,集资款,差旅费,养老保险,这么一点点的事,但是,不但没有解决,反而辱骂殴打我,造成我身体严重损害,反而把我的职工医疗保险的账号注销了。这是坏到何种程度了。还有很多事件,国际语言组织创立史上的一切事件,都是这个坏人原点引申出来的。

我以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身份给未来诞生的国际语言组织立了规定,我到退休年龄,如果我拿不到退休金,或者退休金少给我,那么,国际语言组织禁止中国参与任何事情。

借此机会,我以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身份给未来诞生的国际语言组织立个规定,任何国家在参与国际语言组织活动之前,必须把脸上狗屎洗干净。

借此机会,我顺便公布一个规定,我以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身份给未来诞生的国际语言组织立个规定,中国政府把这个劳动仲裁书交给国际语言组织,并且妥善处理有关事宜,处理结果让世界人民满意,这是中国获得参与国际语言组织的资格的前提条件之一。按照国际语言组织规定(我立的规定),欠我钱,在国际语言组织诞生前,按照中国法律规定还钱给我。国际语言组织诞生后,按照一万倍还钱给国际语言组织。劳动仲裁书确定的应该按照中国法律给我多少钱,按照这个金额的一万倍还给国际语言组织。

这个攀登者说的话,我感觉有点像公职人员。这个攀登者诬陷我损害我的伟大形象,也是等于损害中国形象。中国是我的祖国,我作为中国人民的一员,我决不允许损坏中国形象。如果这个攀登者是公职人员,那么,我以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身份给未来诞生的国际语言组织立个规定,罚款这个攀登者的单位一万亿美元。由中国政府交款给国际语言组织。这是中国获得参与国际语言组织的资格的前提条件之一。我希望,以此促进公职人员的素质提高。这是我爱祖国,为祖国的精神文明建设做出贡献,为人类历史进步做出贡献。

我以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身份给未来诞生的国际语言组织立了规定,禁止这个攀登者参与国际语言组织任何事情。禁止与这个攀登者有关系的人参与国际语言组织任何事情。由于这个攀登者的真实姓名不知道,所以,将来国际语言组织诞生,如有中国人想参与国际语言组织活动时,需要向国际语言组织提交证明,证明不是这个攀登者,证明与这个攀登者没有关系,证明书需要街道办事处村委会区政府市政府省政府中央政府盖章。

在2022年2月23日我捡垃圾吃以后,我头迷糊严重了,手麻难受的程度大了,手指甲也难受,连着胳膊难受,连着心里也难受,非常痛苦。是我捡垃圾吃的时候被坏人下毒,还是我离开房间后有人进我房间里下毒,我不知道。坏人太多了,这么多坏人跟踪我,迫害我,坏人在北京也要租房花钱,坏人的钱是哪里来的钱。好几年以来,我周围有很多辽宁口音的人,有时候我想,这是北京啊,还是辽宁啊。

此时此刻,我身体多处受伤疼痛,山东人骑电动车撞我左腿膝盖髌骨半月板损伤,左大腿顶部包疼痛。辽宁警察打我右腿髌骨损伤,右手手腕疼痛,脊柱损伤疼痛。我看到别人的什么运动的动作,我心里也感觉身体好像也动一下,但是受伤的部位疼痛,所以别人的蹦蹦跳跳,我心里难受,身体也疼痛。冬奥会我看了开幕式和闭幕式,没有看比赛,我不敢看比赛,运动员的动作会引起我身体也有动一下的感觉,我受伤的身体会疼痛,心里精神上也会难受。“感同身受”,我年轻时,别人困难我会感觉到,我想帮助别人,即使不认识的人。现在我没有这样能力了,我被坏人迫害,维持自己也艰难了。我余生有一点力量,我把人类历史推动一下。我头脑去年被辽宁坏人暗中下毒迫害,一直到现在我头迷糊难受,手麻连着胳膊难受也连着心里难受。2020年春节前后我被坏人下毒迫害的头顶出现很多黑色疙瘩,现在仍然痒痒的难受。这是坏人下的什么毒。这么多危害我的情况,造成我心理抑郁症精神痛苦。

这些病情都需要治疗,但是,都没有钱治疗。我只能躺着床上忍受疼痛,忍受心理精神上的痛苦,忍受着寒冷。看到别人说,屋里热的开窗户。我心里无法形容的难受。我身体多处受伤,无法打工挣钱。我想到坏人,我心里恶心,想到辽宁两个字也恶心,这是什么病啊?

我与谁交往,不与谁交往,这是我的权力。我绝不会与迫害我的人有任何交往,未来诞生的国际语言组织也绝不会与这些坏人有任何交往,也绝不会与和这些人有关系的人有任何交往。

。。。。。。

最后,我问一下这个攀登者,你爱国吗?看你说的那些指责我的话,你好像是爱国的,如果你真的爱国,那你能不能代中国政府把欠我的钱还给我,为中国政府挽回丢失的脸面,为中国在国际语言组织创立史上的形象负责。

国际语言组织创始人概概论,2022-2-27,北京

 

我现在头迷糊,心里难受,写不下去了。国际语言组织创立史这个片段的草稿,暂时写这些,过些天或者以后我再理顺编辑一下。

2022年2月24日,昨天我一夜没睡,我心里精神抑郁症痛苦,身体受伤疼痛,我经常睡不着。天快亮了,我在极其痛苦之中睡着了一会,很快醒了,又过些时间,又睡着了。

中午我醒了,我看手机,那个攀登者有回复,我看了很生气,我也回复了。

下午,我出屋,我去捡垃圾吃。晚上,别人给了我一下菜,我用塑料袋装了菜,回到我租的小房,热了一些菜吃了。虽然没有走太多的路,但是,我受伤的腿仍然疼痛,我躺着床上,听有声小说。考虑国际语言组织创立史的写作。晚上睡不着,天快亮睡着了。

2022-2-25,上午睡觉,中午把捡的菜热了。吃饭。看手机抖音,俄乌战争的短视频很多。写创立史,头脑迷糊,有时写了半句话的时候,迷糊的难受的不得了,无法考虑写什么,我手一松开,手机放下在枕头边。

为了学习写作方法,也为了缓解疼痛痛苦,我经常听有声小说,现在听沈醉回忆录。一夜没睡。